第二百四十四章下輩子再給!(1 / 2)

話落,木森直接就傻眼了,宗師之上的境界,這怎麼可能!

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江寧一步邁出,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開口道:“你打了這麼多拳,現在應該到我了吧?”

木森瞬間倒退,可任憑他將速度提升到極致都無法擺脫江寧的追趕。

下一刻,他便感受背後忽然傳來了一陣極為恐怖的力量波動,那股力量,讓他渾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開始瘋狂求救。

而他的腦海之中此刻也隻有一個念頭。

跑!

快跑!

但顯然,這一切都是枉然的,木森瞬間便感覺背部傳來了一陣劇痛,下一刻便直接被江寧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轟!”

一聲巨響傳出,木森一口鮮血狂噴,硬生生用身子砸出來一個巨大的坑洞。

他躺在地上,用儘渾身最後的力氣將目光望向了那朵彼岸花,隨即開口道:“師娘,對不起了。”

江寧也望向了彼岸花的方向,隨即開口道:“其實,彼岸花隻能複活一個剛剛去世的人,你做的這一切,都是沒有用的。”

聽到這話的瞬間,木森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來,這麼多年的信仰也在頃刻之間崩塌。

從師娘去世的那一天開始,他活著就是為了喚醒彼岸花救回這個曾經對自己溫柔以待的女人。

可是今天卻突然有人告訴自己,你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功,短時間之內叫他怎能接受?

“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騙我!”

木森緊緊地抓著江寧的褲腿,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他,但他此刻的目光之中有的隻剩下了可憐。

此時此刻,他就是希望江寧能夠給他一個準確的答案。

而一旁的木老頭也歎息一聲開口道:“江寧說的對,彼岸花隻能救回剛去世的人,卻無法救回去世已久的人。”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木森此刻已經徹底瘋狂,通紅的雙眼就像是剛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一般。

“在你知道你師娘去世的那一天,你幾次想要自尋短見,我為了讓你活下去,才選擇了將這件事隱瞞下來。”

“畢竟……人活著總要有個奔頭麼……”

木老頭蹲下身子,把手放在了木森的頭上,淚水更是不斷地滴落在地。

此情此景,正如當年自己在街頭把他帶回家中一樣。

隻是那時的他還是一個天真的孩子,而不是現在這個殺了這麼多人的惡魔!

“你不要碰我!就是你害死了師娘!”

木森想要推開他的手,卻發現自己已經沒了力氣。

“是你師娘她瞞著我以身獻祭救下了那一個村子的村民,而當我發現時,一切都已經晚了,你以為我的心就是鐵打的麼,我也是人啊!”

木老頭老淚縱橫,思緒也回到了那一年。

自己一覺醒來,妻子已經以身獻祭,什麼都沒有給自己留下。

而當時的他幾次想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喚醒彼岸花,卻忽然想起這些村民都是自己的妻子用性命救回來的。

如果他再造殺孽,妻子的犧牲豈不是白費了?

在後來的日子裡,這件事成為了他一生的痛,而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誤會了自己這麼長時間,以至於如今師徒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