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聲東擊西(1 / 2)

皇朝夜行 南極稻草 2659 字 3天前

李庸想一夜,最終想出了個辦法,那就是他們玩的最溜的聲東擊西。

“我說下接下來作戰計劃,五百幽靈特戰隊留一百,其餘的到鄯城埋伏,如果伏允要跑不惜一切代價給拿下,生死勿論,另外留下三千步兵和十門五門二十磅火炮,對湟水城圍而不攻,火炮每日隻對其炮擊半個時辰,如果城中出兵,不要與其交戰,隱藏行蹤等待時間,讓他們追擊我們,讓他們以為我們進攻的是他們的王庭鄯城,隻要我們到達這個位置,宗哥,將追擊我們的敵軍引到這之後,我們野戰消滅他們,隱藏的三千步兵你們收到我們的信號之後,立即進攻湟水城,剩餘的幽靈提前潛伏進湟水城,在各處主要埋藏好炸藥包,等候進攻的時候,同時引爆,到敵軍必然大亂,失去了湟水城的敵軍就沒有退路,隻能退往鄯城,到時候我們兩處合會同時進攻鄯城,抓到伏允之後,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薛仁貴等人看著作戰地圖,然後不斷提出各種可能出現的問題,比如敵軍不上當,野戰時,隻有七千對敵人的十萬,怎麼打?就算湟水城的十萬大軍離開,城中也有五萬多甚至十萬的兵力,隻有三千的步兵,如何拿下?這些都是問題,李庸也一一給他們解釋,最終整個作戰方案在眾人的不斷完善,形成了這次的聲東擊西,三千的步兵其中就有程處亮的那個排,雖然不能參加大部隊的作戰,但是服從命令就是黑軍的天職,何況他們的任務也不小,一不小心都可能交代在這裡,分兵完成之後,席君買成為這三千步兵的指揮官,李庸帶著剩餘的七千步兵和四十門二十磅火炮和十門三十磅火炮浩浩蕩蕩的繞過湟水城,就當李庸他們離開湟水城的第二天,席君買的三千步兵開始按計劃行事,十門二十磅火炮先來個開胃菜。

“讓炮兵先來兩刻鐘的大鐵球讓那些野人嘗嘗鮮。”

席君買很隨意的下達開炮命令,反正他的任務就給李庸爭取時間,如果敵軍發現李庸繞過湟水城,以李庸現在的行軍速度肯定被攆上,所以他要乾擾湟水城的視線,城中的守軍也發現了成為黑軍的蹤影,可是離的太遠,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更不敢派出斥候去打探,因為黑軍抓斥候太厲害了,幾乎沒有一個斥候去打探黑軍情況能活著回來了,所以他們就沒這個必要做這個無用功,可是這次他們錯,以前打探不了黑軍是因為幽靈屏蔽了整個戰場,現在幽靈大半已經去了他們的王庭,還有一部已經陸陸續續潛入他們的城裡,還帶了大量打炸藥包,那些吐穀渾不認識炸藥包,就當時普通麻包就給放行了,他們要是知道,這麼一個麻包能讓他們最少上百人上西天就不這麼想了。頭菜第一波炮擊來了,城牆上的士兵紛紛趴在地上,“轟”一枚枚炮彈砸到城牆上,效果挺唬人的,可是實際結果就不一樣,堅固的城牆隻是被實心彈打掉一些石塊,沒有產生實際的破壞,這讓那些趴在地上的士兵看到了,就恥笑黑軍的神器不過如此,可是一枚炮彈因為後坐力讓火炮偏移了,直接砸到幾個哈哈大笑的士兵,那是直接被砸成肉塊,這下他們不敢笑了,還是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吧,兩刻鐘很快就結束了。

“換爆爆,他們趴著也累了,也打個兩刻鐘,然後收工。”

那些趴在城牆上的吐穀渾士兵好不容易熬過第一波炮擊,還沒等他們緩過來,就聽到炮彈劃過空氣的“嗚嗚嗚……”的響聲,他們再次趴回地上,嘴上大罵著。

“有完沒完了……”

這個百夫長話沒說完就後悔了,因為這次的炮彈不是砸城牆的,是直接飛到他們頭上的,然後在他們頭頂爆炸,有些砸到城牆上爆炸,這下整個城牆上是被炸人仰馬翻,趴著也挨炸,不趴著亂炸的更狠,那些百夫長努力喊著那些驚慌失措的士兵趴下,可是很多人已經被炮彈炸的耳鳴,根本聽不到聲音,在遠處的席君買拿著望遠鏡看著,雖然看不清楚城牆上的情況,但是看到上麵被爆炸彈炸的到處亂跑和被炮彈炸飛起來的屍體,他一邊看著一邊拍著大腿喊著。

“好,炸的好,炸死這群狗娘養的。”

第一天的炮擊量很快就結束了,席君買讓炮兵趕緊把火炮和彈藥挪走到他們找好的藏身點,他帶著三千步兵故弄玄虛的原地不動,反正就算城裡的騎兵衝出來,就這麼遠的距離,他們早就溜之大吉了,二十磅的火炮射程可是四公裡,湟水城的大將也被黑軍突然停火感到奇怪,但是他不敢輕舉妄動,萬一是黑軍的陷阱,引他們出去就完蛋了,所以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席君買帶著自己的三千步兵興高采烈的的退走,湟水城的守軍看到退卻的黑軍都鬆了口氣,這樣他們的大將更感到疑惑。

“好奇怪,聽那些逃過來的百姓說,黑軍會打雷噴火的武器很厲害,蘭州城那麼堅固的城牆都能砸塌,怎麼今天也看不出來啊。”

“大帥,那些逃命的百姓懂什麼,看風就是雨,估計是為了我們收留他們,他們才說那樣的話,我看那什麼黑軍也就那樣,不然明天我帶一隊人馬殺出去,看看那黑軍實力如何?”

那大將連忙阻止這位湟水城主將,他是見過黑軍的實力的,而且今天的火炮威力雖然說不上很猛烈,但是後麵那些會爆炸的炮彈就讓他很忌憚,所以情況不明下,他是不會冒險的,反正湟水城城高牆堅,城中糧食足夠他們吃一年的,所以綜上所述,一動不如一靜,而此時李庸的他們已經離宗哥很近了,隻要席君買明天再拖住湟水城一天,他們就完成了第一步作戰,翌日,席君買還是老樣子,讓火炮上來就開炮,他都懶得下令了,直接拿著望遠鏡看戲,湟水城的大將這次等火炮炮擊結束之後,在親兵們的保護下,偷偷觀察遠處的黑軍陣地,可是實在太遠了,就算席君買有望遠鏡也看不清,更何況他是用肉眼去看,看的清楚就見了鬼了,不過他也抓到一點信息,那就是這兩天,黑軍的炮擊都是固定的,都是差不多半個時辰就不再攻擊,步兵也不攻城,遠遠的站在遠處,更好些保護那些會噴火發出巨響的鐵桶,雖然他捕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還是不夠他做出判斷,所以第二天有相安無事的度過,而李庸的大部隊已經到達宗哥,薛仁貴開始觀察地形,然後開始布置陣地,另外派人通知席君買不要再打掩護了,等待攻城信號。第三天,已經開始有點習慣炮擊的湟水城沒受到攻擊,這樣他們很不習慣,要是被席君買知道他們這麼想,巴不得給他們來個幾炮呢,湟水城一直緊張的戒備到下午都沒看到黑軍的炮彈,但是主將府中的大將突然大喊一聲。

“不好,中計了,他們是想拖住我們,他們是想攻擊鄯城,快,集合大軍,隨我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