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這章時間過的飛快(1 / 2)

學校開學了,劉玉珍在學校報道後熟悉了一番同學和老師,她發現很多同學都是下鄉知青考上來的,隻有少部分是應屆高中生考上來的。他們大部分都和劉玉珍一樣已經有了家庭或者是有過家庭。由於錄取的人很少,所以同年級的女生隻有三個人。

是的,這個年代能念書到高中的女生本來就少,能夠得到支持考上大學的就更少了。

劉玉珍因為有兩個孩子不會經常在宿舍,這就讓剩下兩個女生享受了雙人宿舍的快樂。

劉玉珍所報的專業是語言類,她除了要學習英語以外,還需要學習俄語。因為有兩個孩子,她基本在不上課的時候都在家呆著,包括學習背單詞都是在家。

張大財跟著王家寶從臨時工變成了王家寶成立的車隊,專門負責運輸。張大財因為還沒考下來駕照,所以隻做手藝工作,順帶做出入庫記錄。

值得一提的是,張大財和劉玉珍去辦完結婚證明了,兩個人已經成為了真正的合法夫妻。

這天,劉玉珍剛練習完彈舌發音,正好看到張大財下班回來。張大財下班回來後,鞋子丟到了鞋櫃裡,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後,就躺在院中的搖椅上聽司馬家那個司馬建的弟弟司馬國練習拉二胡。

“媳婦,你彆說,這司馬國二胡拉的是真不錯。”

張大財自從和劉玉珍辦了結婚證明之後心中就有底了,在麵對司馬家人的時候也能保持一個平常心態。

劉玉珍看時間也到了,應和了張大財一聲就去小廚房做飯了。

苗苗湊到張大財麵前:“爸爸。”是的,自從張大財發現這裡的孩子都管父親叫爸爸之後,就讓兩個孩子改口了。

“爸爸,你沒有危機感嗎?”

聽到苗苗的話,張大財晃悠搖椅的動作頓了頓,為啥閨女這麼問?難道那個司馬建那個小子最近回來了?

“苗苗為什麼要這麼問?”

苗苗開始掰著手指頭給張大財算賬:“媽媽現在還在學校,已經開始有工作了,媽媽現在翻譯一本書就能賺二十塊,而爸爸你一個月隻能賺18元。爸爸你看,現在你在家基本不用乾什麼了,衛生是媽媽在打掃,飯也是媽媽在做。我和哥哥現在都能上幼兒園了,媽媽也不用天天看我們了,爸爸,你在這個家除了提供十八塊,什麼都幫不上忙。”

張大財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被自己的小女兒懟的啞口無言。

如果是前幾個月,張大財還能驕傲的說一句,他每個月能拿回家十幾塊,足夠全家開銷,這個家離不開他!而現在他發現,媳婦賺的比他多了。

其實張大財有感覺到,王家寶對他的態度沒有以前那麼重視了,他一直沒找到原因。

苗苗是知道原因的。

因為張大財將自己安逸在他的舒適圈裡了。

家裡不缺錢了,張大財也很少絞儘腦汁研究新玩具新手工了。張大財下班回家後,都是快樂休息,即使家中有個劉玉珍在拚命學習,也沒有帶動張大財。

苗苗感覺張大財還是個好父親,可以拉一拉他,不然這兩個人早晚越走越遠。

其實,在苗苗知道劉玉珍和張大財辦結婚證明的時候,她就意識到,重生不是脫胎換骨。劉玉珍還是那個劉玉珍,她是那個生活在20世紀的女人。隻要張大財不壞,劉玉珍還是很容易選擇張大財。

劉玉珍最大的變化就是更加在乎對自己的提升,這個在乎的程度已經超過了兩個孩子對她的重要程度。可以說,一個能夠擺脫家人束縛的工作給劉玉珍帶來了極大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