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部落(1 / 2)

也許是野外的猛虎群被殺得差不多的原因吧,村莊的治安又上升了2,環境加1,由於跟阿寶與小販不小的交易量,經濟也上升1點。另外等級上升,也增加了村子1點的武力。

大概是遊戲主機看到了我們的努力吧,在野外居然從虎口下救到一個流浪漢,他加入了我們的村莊。

現在失落之村的屬『性』變為:人口8,武力7,文化2,魔法2,經濟2,治安5,生產2,環境3。村落綜合實力排名10398800,這麼短的時間內排名上升53,雖然在一千多萬個村落裡不算什麼,但真的是非常喜悅,感覺到了自己的價值所在,這甚至是在二十幾年的現實生活中都沒有體驗過的真正的存在感,原來,人生的意義,並不在於享受,而是體現自己的價值啊。

走在村子裡,感覺到他們目光中充滿了尊敬與感激,雖然他們的感情隻是虛擬的,但還是讓人非常非常滿足。尤其是村長,時不時給一個鼓勵的眼神(是不是準備把位子傳給我啊哈)。

不過有一點很不爽,這個新來的流浪漢實在太懶了,在升17級的這段時間,他就在民居裡睡覺,醒了就坐在門口曬太陽(還是睡覺),野狗咬他他就躲進屋關上門,太沒用了。中午還跑另兩家人那裡去想蹭飯,蹭不到就不吃,反正他好象也用不了什麼能量。

在村裡乾清除野獸本職工作的時候,順便觀察了他一會兒,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找他談心(思想工作應該是村長領導來做的吧,哎,可惜村長好象根本不關心群眾)。

畢竟是救了他命的人,這個叫“阿水”的家夥還是很願意聊天的。在使用“技能”、“職業”這些詞語後,終於了解到阿水唯一的技能:“釣魚”。

暈得要命,西北這個地方,水非常少,最近的小河溝要走三個多小時,天知道阿水這個東南地方的漁民怎麼流浪到這兒來了。沒辦法,為了挽救一個大好青年,讓他自謀生活,說服他重『操』舊業。

做了一枝魚杆,保護阿水一路殺向小河溝,六個小時後,我們終於到了,陳兵也從17級升到18級。在河邊那一片區域,聚集的是21級的怪“爬爬”,經驗主要是從它們那裡得到的。20級以上的怪已經不是野獸級,而是怪獸級,這些爬爬類似烏龜,但頭很大,麵容猙獰,也是第一次遇到會遠程攻擊的怪,它們的“口水”噴『射』有五步遠,不過遠遠比不上術法,因此在物理攻擊破不到防的情況下,就用術法吊它。

一邊打一邊跑,這種防高的怪速度慢得可怕,當術法值回滿時,它們還沒跑到麵前,實在是全無威脅。怪獸級送的經驗非常高,讓人後悔沒有早點找到這個地方,不知小販什麼時候重新進貨,給帶點魔法『藥』水回來,要是有足夠的『藥』水,練級速度起碼快三倍啊。

彆的是有作息時間的,晚上都會睡覺,而這個阿水看來不用,他白天睡的夠長了,所以釣魚一直釣到了第二天早上,負重滿了,這才說回村,而陳兵已經升到19級半,19級的時候得到獎勵是力量2,體質5,敏捷0,精神4,升15,8。看來打這種防高血多的怪,對體質和的成長是有很多好處的,可惜沒有敏,而大量使用魔法顯然也能增加精神和。

回村路上怪少多了,隻四個小時就到家,下定決心不會再去了。雖然發現了“怪獸級”的東西,但算上走路花的時間,經驗還是虧啊,不至於為了讓阿水這樣一個自立,放棄自己的練級吧。可是,回想一下,昨天怎麼會決定幫他找河溝的呢,傻了吧,難道真的成了一個分不清現實與遊戲的家夥了嗎,一定要記住啊,遊戲裡的人物雖然有智能,但都是沒有感情虛擬數據,沒必要對他們太好!

不過很快又說服了自己:討好,通常會觸發任務,阿水從東南流浪到西北,身上一定有不少故事呢。還有,要是這個阿水沒事做,天天躺那兒,會影響自己情緒的,嗯,就是這樣,繼續做吧。

吸取上次的教訓,向各個詢問關於“交通”“坐騎”“輕功”方麵的東西,希望獲得更快的趕路方法。最後阿寶給了一個消息,在西北方向一天路程的草原上,見過異族的牧人,他們那裡可能有馬賣。

路程雖然遠,不過明白一匹坐騎的重要『性』,村莊城市周圍都是低級的怪,要打高級怪物需要走很遠,如果能省下趕路的時間,升級速度提升何止一倍。

接下來是準備工作,發揮才智的時候,用爬爬堅硬的殼與虎皮結合起來,在次失敗之後,總算做成了一套“鑲殼的虎皮裝備”,“初級縫補術”躍升到50%的經驗,裝備總防禦達到14,比原先那套雜牌貨6點的防高多了,不過也降了3點敏捷。

另一方麵就是籌備買馬的錢了,把周圍的野鹿殺得差不多了,總算有了10個銀幣的身家,也緩慢的升到20級。村長給的20級的任務是殺30隻25級的怪獸“飛丈”,估算自己沒那個實力,何況飛丈出沒的地方有十小時那麼遠,還是等買馬回來再說吧。

準備的這段時間內,阿水是不能去釣魚了,不過他現在精神好多了,除了把上次的魚賣給小販之外,還送給我們這些鄰居一些,又向村民們他們學習種田(“種植術”是最低級的技能,很容易學到)一下子就獲得了大家的好感,臨走的時候,阿水還把他賣魚的五個銀幣死活要交給陳兵,真是感動啊。

把儲物空間全部裝上血『藥』和食物(小販賣的乾糧10銅幣一份,一天隻需要吃兩份。)還有阿水做的魚乾,那味道可比乾糧好吃多了。向著西北方前進。

20的等級,加上不錯的虎皮靴,提升了不少速度,上次三小時才到的草原這回隻用了兩個多小時。想起上次那隻狼王,看看自己一身的新行頭,豐足的血『藥』,決心去找它算帳。

在狼王活動區域外麵,花一小時挖了個兩米多的陷阱,這多虧了阿寶的“陷阱術”,想想原先沒有這個技能的時候,一個小陷阱都用了兩個多小時。而且現在這種專業的陷阱,同樣的材料,係統卻顯示它們有30的殺傷力和20的困獸能力,比自已從前那個傷害1困獸1的陷阱強太多了。

踏入狼王區域,不用大叫,也不用尋找,一股腥風很快就到了近前。馬上後退。沒時間回頭看,憑直覺就知道狼王在我身後追來。

到了陷阱前,大步跳過,然後轉身拔劍,緊盯狼王。狼王畢竟是有些智能的,象是意識到危險,忽然停下腳步,與之對視。在對峙中,“直覺”發生作用,探測到這隻狼王雖然隻有20級,但由於是b,各方麵屬『性』遠遠超過同為20級的怪獸。

吸一口氣,感覺自己已經進入了狀態,一個火球便發了出去。狼王忽然一閃,火球落空!這還是第一次術法落空,要知道術法通常都是有鎖定的,不象弓箭有命中率問題,而且術法速度這麼快,要多高的閃避率才行啊。心想,這些b級怪物應該也是“直覺”超強的吧,避直覺和本能才能躲開法術。

第二個術法擦著狼王耳朵飛過,不過總算成功激怒狼王,長嘯一聲,向這邊飛撲過來,落點頭頂上。絕不能閃避,否則狼王將成功躍過陷阱,趁他在半空無法閃避,再發一個火球,然後揮劍舉盾硬扛狼王前爪!

火球擊中狼王腹部要害,隻傷了它10幾點血,看來它的魔防也不低。不過還是影響了它的攻擊。

狼王撲到劍和盾上,巨大的衝擊力使血量直線下降,連吃兩個血『藥』都扛不住損耗。攻擊太強了!想不到已經大幅提升的體質和裝備防禦,血量更比10級的時候多了近60點,竟然也要掛?但陳兵仍在堅持,雙腳全力咬住地麵,絕不後退一步!

在血量僅剩下6點的時候,轟的一聲,狼王終於被頂住,落到陷阱裡,落下的一刹那,它雙爪抓住了陷阱邊緣,當機立斷,揮劍將邊緣的土一齊鏟去(如果是砍它爪子,沒多少傷害,它很可能就爬上來了)。

狼王栽到坑中,被殺傷20的血,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全力阻止它往外跳。以狼王的躍力來看,隻要不能擊中它,兩米多的陷阱它完全可以跳上來。攔截狼王的過程是異常艱苦而驚險的,必須根據狼王身體的轉向,判斷它會從哪個方向躍起,而擁有智能的狼王在幾次被我頂回坑後,居然還用上了假動作,如果不是超強的直覺和遊戲經驗,早就被它得逞。